主页 > 44996c.com > 正文

                     东方智库丨舍曼访华、秦刚到任中美关系会否迎

更新时间:2021-10-01

  最近,中美之间或者说围绕中美关系发生了一些重要的事情,很难简单地用“好”还是“坏”这两个字来评价预测,因为局势还不够明朗,但这些情况的发生无疑是重要的动向,值得高度关注。中美关系不仅是高度复杂敏感的,而且是风云多变的,其中涉及的因素很多,尤其从来就不乏美方的各种诡秘之举。

  7月25日,美国常务副国务卿舍曼在结束对日本、韩国和蒙古的访问后,来到中国,次日在天津与中国外交部副部长谢峰进行了会谈,之后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会见了舍曼。中美两国官方都就舍曼访华发布了不少信息,中美两国媒体也对此作了大量跟踪报道和分析。

  (图片说明:2021年7月26日下午,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天津会见美国常务副国务卿舍曼。外交部网站)

  舍曼虽然级别不够高,但她毕竟是美国国务院的二号人物,且是美国公认的资深外交官,并因主持美国与伊朗的核会谈并最终达成伊核协议而被认为是当年奥巴马政府“强硬精干”的外交官。舍曼以前并不从事中美关系方面的工作,但在今年4月被拜登总统任命为美国国务院常务副国务卿后,很快就进入了角色。

  拜登对舍曼委以重任,不仅因为她精明强干,更因为中美关系对于美国和拜登政府来说是头等外交议程,在中美较量博弈进入严峻时刻后,拜登需要舍曼这样的人来辅助布林肯,应对美国对华关系和推动美国的印太战略,因为这两者对美国来说关联度十分紧密。

  从一些报道和评价看,舍曼较之布林肯更咄咄逼人,果敢泼辣。舍曼从来都是一个自命不凡的人,她自认为从美伊谈谈判中感悟了很多,赢得了几分,因此也很想在应对中美关系中试试自己的能耐。论年龄,舍曼要比与国务卿布林肯和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都大;论资历,舍曼比美国外交“少壮派”布林肯并不逊色多少,只是官阶一直不如布林肯,但比沙利文要资深得多。

  布林肯和沙利文在今年3月作为美方代表,在安克雷奇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和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进行了对话,这是拜登年初执政以来中美高级官员之间的首次面对面交锋,当时的情景通过电视画面传播到了中美两国和世界各地。美方在安克雷奇明显吃了败仗,中方占了上风,美方领教了中方不吃美方习惯了当“人权教师爷”和虚张声势那一套的厉害。

  但美方是不会甘心和甘休的。布林肯不是什么善茬,他表面看似羸弱,实际也相当自以为是。布林肯于1962年4月16日在纽约州扬克斯出生,父母都是犹太裔美国人,其父唐纳德·M·布林肯曾在克林顿执政时当过美国驻匈牙利大使,布林肯的叔叔艾伦·布林肯则在克林顿时期担任过美国驻比利时大使,因此布林肯可谓美国外交世家出身。加上其犹太人的基因,布林肯是相当精明的。但安克雷奇较量表明,布林肯直接对付中国还嫩点儿。于是拜登想起了舍曼。

  舍曼上任后,风风火火地跑了亚太地区几个国家,在那里进行了一番针对中国的指责攻击和拉帮结派的演练。这次,她先去了日本、韩国和蒙古。舍曼在这些国家着实表演了一番,对中国的很多话讲得很露骨。舍曼还在东京召集了已经多年未开的美日韩三国同盟副外长级会议,会议内容和目的是什么是不言而喻的。虽然也谈到了半岛无核化和对朝关系,但主要是针对中国协调对表。

  舍曼自以为做足了功课到访中国。舍曼访华之前,美方进行了多方策应,包括变本加厉地粗暴干涉中国内政37844.com插手涉港、涉台问题,于7月16日发布所谓的“香港商业警告”,对7名中国中央政府驻港机构官员实施非法制裁。美方这样做分明是想在舍曼到访之前,对中国威胁施压一把。但中方坚决反对,强烈谴责,随即作出了强有力的反制裁。

  多方面的报道和分析认为,舍曼此次访华气氛不好,双方谈得不愉快,甚至不乏争吵,究其根本原因,主要是美方心术不正,缺乏诚意,不过是试图来当面与中方再次交涉,从美方立场出发对中国进行当面发问指责,并试探中方的反应和对美关系的底线。在此背景下,中美天津会谈又怎么可能谈好。

  但人们也注意到,在经过再一次的激烈较量后,中美双方的官方发布都表示,天津会谈是坦率的、深入的、建设性的,对双方关系是有益的。这表明,此次会谈虽未谈好,但也没有谈崩。斗而不破,也许是中美关系的一种相处方式甚或一种新常态。

  在天津会见中,王毅就如何有效管控分歧,防止中美关系失控提出三点要求,也即明确中方对中美关系的三条底线:第一,美国不得挑战、诋毁甚至试图颠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和制度;第二,美国不得试图阻挠甚至打断中国的发展进程;第三,美国不得侵犯中国国家主权,更不能破坏中国领土完整。谢峰在与舍曼会谈时向美方提交了两份清单,一份是要求美方纠正其错误对华政策和言行的清单,另一份是中方关切的重点个案清单。

  (图片说明:2021年7月26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谢锋在天津与来华访问的美国常务副国务卿舍曼举行会谈。外交部网站)

  中方的要求是明确的,义正辞严的,也是合情合理的。现在球已经踢给了美国,华盛顿必须严肃对待,理性回应,不能再次错判误判,错失中美关系改善的契机,造成中美矛盾分歧的进一步扩大乃至失控恶化。从舍曼访华回到华盛顿后的情况看,美方是有一些反应的,但并非良性。

  7月28日,中国驻美大使馆官网发布消息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新任驻美利坚合众国特命全权大使秦刚抵达美国履新。当天秦刚在中国驻美国使馆网站“大使欢迎辞”中说:“中国驻美国使馆坚持致力于同美国各界加强沟通、交流、合作,促进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中美都是世界上具有重要影响的大国。建交40多年来,中美关系历经风雨,一路走来极不平凡。站在新的历史关口,两国应顺应时代发展潮流和国际社会普遍期待,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和平共处、合作共赢,这将是两国人民之大幸、世界之大幸。中国人民追求美好生活的脚步不会停歇。中国和中国政府为人民谋幸福的奋斗永无止境。中国坚定不移走和平发展道路,将继续做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国际秩序的维护者,同世界各国携手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相处需要相知,相知需要沟通了解”。当天,秦刚大使还发出了自己的推文。

  前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崔天凯自2013年起担任中国驻美大使,长达8年,是目前历任中国驻美大使中任期最长的。崔天凯是中国资深高级外交官,驻美期间正遇中美关系的特殊时期,前期为推动中美关系的健康发展和深入发展,后期为推动改善中美关系,都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因此获得了广泛好评和认可。

  秦刚同样是中国的资深高级外交官,精明干练,仪表堂堂,且有长期的外交部新闻司长和新闻发言人经历。秦刚曾表示,同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一样,中国外交的首要职责是捍卫自己国家的主权、安全、发展利益,捍卫自己国家的尊严。此话说得好!

  秦刚的到任意味着中美外交关系中揭开了新的一页。崔天凯的离任致辞和秦刚的到任致辞,虽然话语都不长,但细细读来,均透出了重要信息,相信美方也都关注到了。

  舍曼访华后和秦刚到任后的中美关系将会怎样?这是当下中美两国和国际舆论都高度关注的话题。中美关系是难以预测的,因为其中牵涉的复杂因素太多,既有双边因素,也有第三方因素,因此任何轻言都是不可取的,任何妄议都是不知天高地厚。目前就对中美关系的未来作结论性预判,为时尚早。但一些重要的直接和间接动向,多少能勾勒出中美关系演变的基本轨迹与方向。

  首先,中美关系的演变抑或改善与恶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国的对华战略判断和战略决策。中美建交以来,两国关系始终处于波动之中,但在特朗普2018年3月起对华下狠手疯狂打压之前,中美关系总体上还算比较平稳,中美关系深入各领域,中美合作给双方带来了互利共赢,给两国人民带来了福祉。但特朗普变本加厉特别是执政后期歇斯底里地,把中美关系推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状态。

  中方对于中美关系的立场态度是一贯的、稳定的、理性的,多变和恶化的主要是美方。美方对华心术总是不正,心态总是不平,说到底美国企图长期乃至永远在世界上称王称霸,担心中国快速崛起,有朝一日取代美国,美国丢失全球领导地位。于是,美国编造各种谎言,以各种借口千方百计抹黑中国、遏制中国、打压中国,不仅企图干扰中国的正当发展,还一直在粗暴干涉中国内政,企图制造中国的分裂。

  其次,美国已经形成一股恶浪,短期内难以改变。美国势力根深蒂固,它们互相勾结利用,不断进行美国国内政治操弄和国际外交操弄。美国不仅当政者有这种阴暗心理和心态,美国政治、军事、经济、金融、科技和媒体舆论界也有不少的势力,它们不断制造中美矛盾、紧张、冲突和舆论风波。已成为美国两党的唯一共识和所谓的“政治正确”,美国国内这种恶劣大环境是很不利于中美关系改善和良性发展的。

  再者,拜登与中国竞争对抗与特朗普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仅仅说法和手段不同而已。拜登上任以来,一度曾表示要“去特朗普化”,但在对特朗普的极端政策进行“全面评估”后,拜登当局不仅没有“去特朗普化”,相反变本加厉地遏华制华,甚至不断构筑和强化国际、地区战略同盟,并从所谓的价值观和民主理念入手指责攻击中国,导致中美关系进一步紧张恶化。华盛顿当局甚至公开扬言要全政府、全系统、全方位、全领域对付中国。除了言论,更有行动。在美国国内这种恶劣的政治背景下,中美关系是不可能缓和改善的。

  美国国际关系和外交的一大手段就是表面一套、实际一套。拜登当局表面看似制定了与特朗普极端打压中国不同的对华战略,美其名曰“竞争、合作、对抗”而非单纯的冲突打击,但本质上是一模一样的,甚至更加狡诈,以欺骗美国舆论和世界舆论。

  美方多次表示和推动的所谓对话,实际都是烟幕弹和障眼法,目的是试图先通过所谓的对话和谈判,逼迫中方按照美国的设想、要求和利益需要作出让步,否则就冲突打压,甚至不惜炫耀武力和进行武力威胁。在此恶劣情势下,无论是安克雷奇对话还是天津会谈,都不可能谈出什么结果。

  舍曼离开天津后,华盛顿当局不仅没有缓和立场,显示善意,相反拜登总统在舍曼离开天津的第二天,耐人寻味地去到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ODNI),发表了长达半小时的讲话。拜登威胁称,“我认为,如果我们最终开战——一场与一个主要大国的真正的热战——这将是一起严重网络攻击的结果”。拜登看似在针对网络攻击说事,实际是在对其他世界大国发出热战的威胁信息。

  在此恶劣情势下,可以认为舍曼访华后的中美关系,不可能有缓和与改善的可能,至少暂时不可能。但美方还会提出要会谈,甚至希望更高层次的会晤,因为美方有需要,有企图。

  值得关注的的是,在舍曼访华期间及离开天津后,美国布林肯国务卿和防长奥斯汀分别去到印度以及新加坡、越南、菲律宾访问。从美国国务院网站发布的布林肯在访印期间与印度总理莫迪和外长苏杰生的会谈消息及讲话看,布林肯在竭力拉拢印度对付中国,盛赞印度是美国“最坚强的盟友”。奥斯汀在新加坡等地的讲话,也是在玩弄对华两面手法的同时,突出了美国在印太地区拉帮结派孤立中国和围堵中国的意味。

  中美关系的上空乌云密布,任何乐观的分析预测恐怕都不符合实际。但美国没什么了不起,特朗普的极端政策以失败而告终,拜登如果不能改弦易辙,继续一意孤行甚至变本加厉与中国作对,最终也不会有好下场,这不存在悬念。


马会管家婆彩图| 香港挂牌| 红姐彩色统一图库| 黄大仙救世报| www.456786.com| 本港台开奖现场报码室| 六合同彩开奖结果| 手机报码网| 开吗现场报码| www.774549.com| 手机报码| www.00440.com|